阜新新聞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阜新新聞
阜新新聞網 首頁 阜網獨家 阜網活動 查看內容

【最佳人氣獎】 《這首詩陪伴著我》 荊延續

2016-2-1 14:08| 發布者: lhw5061| 查看: 2339| 評論: 0

摘要: 這首詩陪伴著我 荊延續 山坳里冬天亮的晚些,下鄉知識青年的我在夢中被上工的哨聲吹醒了。小火炕熱呼呼的,由于屋里沒有取暖設備,窗戶還漏風,冷得讓人受不了,洗臉盆的水凍成了冰,實在不愿意起來啊!沒 ...
這首詩陪伴著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荊延續

      山坳里冬天亮的晚些,下鄉知識青年的我在夢中被上工的哨聲吹醒了。小火炕熱呼呼的,由于屋里沒有取暖設備,窗戶還漏風,冷得讓人受不了,洗臉盆的水凍成了冰,實在不愿意起來啊!沒有辦法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第一天,怎么也得去啊!咬咬牙無奈的鉆出了熱被窩。
      “破貓冬”是東北農業學大寨的創舉。以往寒冬臘月,農民們在一起打打撲克,耍耍小錢,喝點小酒,休養生機,開春再苦干。可憐的農民,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,冬天頭頂雪花戰嚴寒,苦啊!“貓冬”在當時,那是資本主義的惡習。資本主義的東西就的破啊!那是一個“寧可要社會主義的草,不要資本主義的苗,寧可要社會主義的晚點,不要資本主義的正點”的年代啊!是非不分,人妖顛倒的年代啊!
      小北風吹著,身上冷嗖嗖的,我也和其他社員一起到了凍糞場,開始倒糞。倒糞就是把堆積的糞肥上下翻動并搗碎,這種活要是春秋干容易的很,可是到了冬天,這些糞凍的剛硬,一鎬下去,一個白印,得用鋼釬,掄大錘,一塊一塊往下鑿。二十個人干的活還不如春秋季節一個人干得多,純屬磨洋工。到城里找活干還不行,那時候,還沒有農民工這個詞,農民到城里干活,那叫盲流(從農村中盲目流入城市的人),雖然,不是流氓,但是,被警察抓住也是要遣送回鄉的。
      學大寨,破貓冬,戰天地,斗嚴寒。利用冬閑的時間,興修水利,不僅花費大量的人工,而且要用大量的炸藥,需要很多的錢。倒糞雖然是磨洋工,但不用炸藥還省些錢。小個子柴隊長是很精明的。
      打頭的是柴隊長的遠房小舅子,姓陳,我也隨大家管他叫陳大舅,陳大舅個不高,標準的車軸漢子,不但干活是把手,而且嘴也很有尿,說話像吃槍藥似的。農村干活半天歇兩次,依次是先干活,然后吃早飯,早飯后再開始干活,休息一次后,干到中午休息。農民大哥們的大老旱煙一抽,看著蠻帶勁的,真是羨慕死了……
      我正在胡思亂想,陳大舅喊起來了,“別干了,休息了,吃午飯了!”
      我跑回青年點,老青年韓大哥正在做飯,鍋臺上還放著一本書,拿過來一看,是本詩集,韓大哥正看到駱賓王的《在獄中詠蟬》 “西陸蟬聲唱,南冠客思侵。 那堪玄鬢影,來對白頭吟。 露重飛難進,風多響易沉。 無人信高潔,誰為表予心。” 
      這本詩集使我對韓大哥改變了看法,大哥也是個懷才不遇的文化人啊!這首詩使我堅定了在廣闊天地戰斗的決心,駱賓王的遭遇他不也得受著嗎?何況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也不是我一個人啊!
     我把這首詩抄到了日記本上,并用心和血寫上了“人無志非人也,有志者事竟成”的座右銘,我的人生真正開始了……





版權和免責聲明:   

1.阜新新聞網擁有網上發布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阜新新聞網”。

  

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阜新新聞網版權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阜新新聞網”,阜新新聞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Archiver|手機版|友情鏈接|

Copyright © 20131 版權所有:阜新新聞網     All Rights Re.

回頂部 快乐时时彩